抗疫神剧情 东北小伙坐高铁误入武汉 滞留医院搞
2020-03-25 02:33 来源:未知
抗疫神剧情 东北小伙坐高铁误入武汉 滞留医院搞
阳江日报

  今年2月12日,28岁的东北小伙“大连”本想去长沙与人洽谈合作事宜,在经过武汉的那列高铁上,误入了外地回武汉人士专门车厢,最终在武汉下了站。到了武汉,他差点露宿街头,为了有地方住,他当天就打电话找了一份在武汉第一医院隔离病区打扫卫生的工作,一天报酬500元,成了抗疫一线的一员。

  现在,“大连”成了武汉第一医院的“红人”。他一天工作12个小时,从早上7点干到晚上10点,三次穿防护服进舱,中间分两次共休息3小时。穿上防护服,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,他自称是武汉第一医院的“憋尿小王子”。

  他的故事被武汉第一医院的医护称为“武汉抗疫神剧情”。3月5日傍晚,南都记者在武汉第一医院找到了“大连”,因为不想让父母担心受怕,他向父母隐瞒了实情,谎称自己目前滞留在了长沙。

  大连:我的目的地原本是长沙,到长沙见我一起做手游工作室的师傅,我俩约好了去拿今年的脚本和IP。每年都要买这个东西,我每年都会去找他,或者他来找我,聚一下,然后我阴差阳错在武汉下了车。

  大连:2月12号的时候,我从上海坐高铁去长沙,在3号车厢,早上八点发的车。没到十二点的时候我饿了,就去9号车厢餐车买了一份盒饭,在8号车厢坐下来吃盒饭。吃完饭,我就在那玩手机,一直玩到了下午三四点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车厢都是回武汉的人。结果到了武汉站,列车员让我在那下车。他说那个车厢基本都是武汉人,都要下车。我说我没到站,他说那也不行,谁让你在这个车厢。

  大连:我现在就感觉有点后悔。为什么?如果我强硬地留在车上的话,他不一定能赶我下来。但人家那话说的,当时就让我觉得,我是应该下车。

  大连:人家也没有威胁我,就说,你看,这个车厢人家都是武汉的,你是误打误撞来的这个车厢。要不你也跟着这个车厢(的人)下去吧,你跟他们坐在一起这么久。我不想为难人家,就下去了。

  大连:没有行李,我就一个背包。里面有一天两天的洗漱用品,袜子带了两双,带了一条,我就待一天。裤子一条衣服一件。鞋都没多带,后来医疗队给我送了一双。

  大连:就联系这、联系那,搜酒店,叫滴滴,都联系不着。我打了两个招志愿者的电话,一个是负责道路清洁的那种志愿者。对方说,你能过来吗?我说我过不去啊,我没有车。那怎么办啊,我真想去。他说,我也真想用你,但确实没办法来接你。还有一个是招司机,对方说你想来的话得自己带车,要是你没有车的话,就得等。他们车辆也是有限的,可能这个司机不做了,我上。那我不能等啊,当天晚上我就得找地方住啊。然后我就打了武汉市第一医院的这个电话。

  大连:我不上58同城搜酒店么,然后就看到志愿者招聘、介绍工作这种,就想志愿者肯定管住啊。我当时怎么想的,你要上医院工作的话,医院能让你回家?那肯定有管住的地方吧。

  大连:网上,58同城啊。58同城搜索志愿者。我挑选了一下,一开始我避免找医院的,我不想来医院。前两个电话失败了,第三个电话是医院,行,打就打了吧。当天还下着雨,我说能不能来接我。他说你得等,我们现在车辆也紧张,你得等。我在这等了快有一小时吧。

  大连:在武汉站,下着雨,在外面站着等,非常冷那天,很惨。好惨一男的。就这样我就到了(武汉)第一医院了。当天晚上,就在那边地下室车库一个保安那边,有一张桌子,就把桌子拿开,找来一张折叠床睡的觉。

  大连:安排不了,哪有那么合适,来了就给你安排住的地方,对不对?然后就安排在地下室。第二天一早就简单培训教我干什么,教我穿什么衣服,一早就直接进医院了。晚上下班的时候,告诉我找好酒店了。

  大连:刚开始没人,人特别少,没时间给你培训,直接上楼干。人齐了以后,领导给我们叫到一起,院感的给我们培训,告诉我们该怎么干,怎么保护自己。

  大连:谁会计划这个时候来武汉啊,我就说实话。咱俩说实话,你来武汉肯定是工作需要,除了工作需要,现在谁往武汉走啊。

  大连:刚开始我没联系,后来干了有一个礼拜吧,我就感觉胸口这有点闷。我听他们说这个病开始会胸口闷什么的,我是不是也被感染了,有点害怕。夜里一点多钟睡不着觉,就胡思乱想。我在大连的时候也听广播么, 我就联系了电台,电台帮我联系了大连的医疗队,帮我联系了武汉当地的志愿者,给我送东西,还帮我联系了大连的卫健委,说能不能将来医疗队回大连的时候带上我,还帮我家里我妈他们要买什么东西啊,全都是他们。

  大连:大夫跟我说,是因为我不常戴口罩。我来医院干活天天又是N95,又是外科口罩,戴着闷。现在挺好的。

  大连:还可以,没后悔。我感觉让我闲下来,我反而感觉会胡思乱想。每天这样忙来忙去,累了就睡,醒了就上班,挺好。

  大连:刚开始的感觉吧,就是害怕,特别害怕。进去以后不敢动。脑袋知道要干什么,但是手脚不敢动。确实害怕。干什么都蹑手蹑脚的,你懂这种感觉吗?这也不敢碰,那也不敢碰。现在吧,就感觉,很多患者都出院了,好了很多很多。我们那今天又有两个出院的,我感觉其实也没什么。现在看淡了。

  大连:我说实话,我不敢跟患者聊。那时候我就想让大家知道我是东北来的,大连来的,如果有我们老乡照应一下,我就在衣服上写了大连。他们一看我是大连来的,就特别想跟我聊天,你是大连来的?你为什么上这来啊?你来这干什么啊?你来帮助我们,感谢什么的。我其实有点害怕,正常的吧。

  大连:清理他们的生活垃圾,还有拖地,卫生消毒。我是每个病房去收,收回来放到电梯口。一天工作12小时。7点开始上班,7:00到11:30,然后下午1:30到5点,然后傍晚6点到晚上10点。除了生活垃圾,晚上还要收拾处理医护人员脱下来的防护服。我一个人每天就耗费三套防护服。23病区就我自己负责。

  大连:我的病区是南京鼓楼医院负责,尤其是长朱欢欢。我刚开始去的时候,我不会穿衣服。手套也短,衣服也短,我一使劲儿就崩开了,你害不害怕?在病房里就皮肤裸露着,我特别害怕。朱欢欢长就赶紧给我消毒,赶紧给我找了长手套戴上。从那天以后,还给我从南京医疗队拿了5副长手套。江苏医疗队还给我送了零食。

  大连:我是打算武汉开城了,大连医疗队如果接到通知能带我回去,我就跟大连医疗队一起走。如果大连医疗队不方便,我就联系社区,看有什么办法没有。

  武汉的丁先生1月22日到江西抚州办事,滞留至今。当地一酒店免去他一个多月房费。即便2月3日至18日因防疫暂停营业,酒店依然接待丁先生这名唯一的客人。店长说,我们绝对不能让武汉人心寒。丁先生感激多方帮助,说现在很想念家中的父母。

  江西一男子在武汉滞留40多天,他说自己做电商生意,被困后无法开工损失很大,想徒步出城回去。2月27日,他和另一位滞留者骑单车避开卡口,再徒步30公里,最后实在走不动报警求助,随后被送往滞留点,继续原地等待。